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归西行

净土一莲的博客

 
 
 

日志

 
 

印光大师:只教用功法 莫炫己境界(文白对照)  

2012-01-31 10:48:02|  分类: 高僧大德教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文

   收到你的来信以及《自知录》一书,知道居士和诸位居士仰慕道法之心,相当真切。可惜的是未能了解修行的风范、规则,于是把凭空的胡说八道虚妄地当作极其珍贵的宝物,而想要流通《自知录》这部书,以企望人人都能得到该书作者的感应境界。却不知书中全是引人入于魔网,可恶之极的魔话。


   去年初夏,上海罗济同居士得到这本书,平版石印了一千本送人。丁桂樵居士想要普遍传扬,请济同寄给印光一包《自知录》。桂樵又写信给印光,请印光检视此书或者有功于人,希望为之提倡。又想要印光给此书写序言,希望能够广远传扬。印光读后,不胜惊异。就将寄来的书,全部都寄给桂樵,并写信极其陈述该书的祸害。因为初学佛人都不在一心至诚忆念上下功夫,而常常想要得到好境界。倘若一看到该书,于是就不去按照作者胡女士的真实用功上学,而专想要见到胡女士所说的好境界。用急切、狂妄之心,常常作这种想念,必定会引起过去世的怨家债主,显现他所思慕的圣境,等到一见到这种境界,心生大欢喜,怨家随即附体,其人就会丧心病狂,那么就连佛对他也无可奈何了。


   胡女士书中所说的境界,印光也不能说都是她自己捏造出来的,然而也不敢说全部属实。为什么呢?她果然得到这样的圣境界,岂有不明白这种说法会误导初学的道理?请你和罗济同说,从今后切不可再印行送人。剩余的书,应当全部烧毁,以消灭祸根。


   桂樵之后未满一个月,杭州王谋凤居士又看到此书,不胜欢喜。也平版石印了千本,又寄给印光,请为之证明鉴定,于是写信一并书寄来。印光就把和丁桂樵所说的大概意思回复他,王谋凤方才停止印行。他又把印光的信,刊登在佛学周刊中,诸位为什么未见到呢?


   去年秋天,问济同该书可施送完了没有,他说还有二、三百本不敢送人,打算烧掉。印光赞叹烧了功德无量无边。今年夏天到上海,济同由北京回来,打听到胡女士的底细。才知道她人很聪明,而烦恼相当重。住在极乐庵,稍不如意,就开口骂人。她得的是吐血病,不久就死了。死时不知是因为吐血与否,也未能知道死时的境界如何。而她的文笔,也并没有书中的文笔流畅,这是四川的一个居士所代作的,这个人印光知道,不想说他的名字而已。今年六月,湖南有一位居士,曾经在极乐庵住过,对于这个情况所说和罗济同无异。可见他们只想要欺世盗名,而不考虑引人入魔网之祸。唉,让人痛惜啊。


   诸位要想得到实际利益,应当遵照佛菩萨、祖师所说的来修行,绝对能得到佛法的真实利益。古大德教人,只给人说用功的方法,谁将自己所见的境界,说出来给人听?远公大师是莲宗初祖,直到临终时见到佛,才和徒弟们说:我已经三次看到西方三圣,现在又看到,我要往生了。如果说到远公的修行境界,高超于胡女士,何止天渊之别。岂只是三次看到圣相,其他没有一点好境界吗?然而如果心空境寂之时,又有哪里什么境界?所谓心和佛相应,心和佛就都不存在了,生、住、异、灭等四相不存在,过现未三心不可得。无念而常念,虽然念而完全没有能念、所念的想法,和所念的佛。到这里还有什么境界?如果能够念到这样的功夫,何妨西方净土境界,彻底彰显。然而由于念到极处,心佛双亡,所以于这里更能得到念佛的深益。决不至于生大欢喜心,错认消息,以至于着魔发狂。倘若未能念到一心不乱,心中却念念想到得好境界。如果好境界现前,必定会受到祸害。《楞严经》说:“见到各种圣境,如果不以自己已经证得圣果想还好,如果认为自己已经成圣道了,就会受到魔的侵袭而发狂。”这个尚且不是浮躁、虚妄之心所感招的魔境,而一生欢喜心,以为证得圣道,便成了魔王孙子。何况最初就是以魔心所招感的魔境作为圣境呢?请熟读《净土十要》、《净土圣贤录》,就能够拣取法则有处所,招感魔事没因由。

 

原文

    接手书,及自知录,知居士与诸公慕道之心,至真且切。惜乎未知修行之懿范,遂将凭空妄造之胡说巴道,当作至宝,(指自知录)而欲流通,以企人人皆得此境。而不知其为引人入魔,至极可恶之魔话也。去年初夏,上海罗济同居士得此录,石印一千本送人。丁桂樵居士欲为广布,令济同寄光一包。而桂樵自己作书与光,祈光视其不至误人,则为详批。又祈作序,以期广传。光阅之,不胜惊异。即将原寄之书,完全寄与桂樵,极陈此书之祸。以初心人率皆不在一心至诚忆念上用功,而常欲见好境界。倘一见此书,不去按胡女士之真实用功上学,专欲同胡女士见好境界。以急切之狂妄心,常作此念。必至引起宿世怨家,为彼现彼所慕之境。及乎一见此境,生大欢喜,怨家随即附体,其人即丧心病狂,佛亦不奈何彼矣。胡女士之所说,光亦不可直谓妄造,然亦不敢谓为实而无伪。何以故,彼果得到此种境界,岂有不知此说误人之理。祈与罗济同说,从今切勿再行送人。所余之书,当付丙丁,以灭祸胎。未及一月,杭州王谋凤又得之,不胜欢喜。亦石印千本,有令寄光证鉴者,因修函并书寄来。光即将与丁桂樵所说之大意复之,王谋凤方始停印。而以光之信,登於佛学周刊中,诸位何未之见。去秋至沪,问及济同,已散完否,云尚有二三百本,不敢散,拟烧之。光赞其烧之功德无量无边。今夏至沪,济同由京回,打听胡女士之实底。方知其人颇聪明,而烦恼甚重。住於极乐庵,稍不如意,即行骂人。後得吐血病,不久即死。死时不知是因吐血与否,亦未知其境界如何。而其人之文字,亦无此通畅。此系四川一居士所造,其人光知,不欲说名耳。六月有湖南一居士,曾在极乐庵住过,所说与罗济同无异。可见彼等唯欲欺世盗名,而不计及引人入魔之祸。呜呼痛哉。


   诸位欲得实益,当按佛菩萨祖师所说而修,决得真实利益。古德教人,只为人说用功法。谁将自己所见境界,搬出来示人。远公大师为莲宗初祖,至临终时见佛,方与门人言,我已三睹圣相,今得再见,吾其往生矣。若论远公身份,高於胡女士,何止天渊之隔。岂惟三睹圣相,别无一点好境界乎。然若到心空境寂时,又何境界之有。所云心佛相应,心佛双亡。四相不存,三心叵得。无念而常念,即念而了无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此处有何境界。倘念至此,不妨西方净境,彻底全彰。然由念寂情亡,故於此更能得益。决不至生大欢喜,误认消息,以致着魔发狂。倘未到一心时,心中念念想境界。此境界现,决定受祸。楞严云,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此尚非燥妄心所感之魔境,而一生欢喜,谓为证圣,便成魔子。况最初即以,魔心所感之魔境为圣乎。祈熟读净土十要,净土圣贤录,则取法有地,着魔无由矣。

——《文钞》之《复李少垣居士书二》印光大师 著述 佛弟子 敬译

 

(转自学佛网: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1/10613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