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归西行

净土一莲的博客

 
 
 

日志

 
 

慈诚罗珠堪布:堪布阿琼仁波切成就虹光身探究  

2011-12-07 15:34:28|  分类: 高僧大德教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诚罗珠堪布:堪布阿琼仁波切成就虹光身探究 - 一莲 - .

堪布阿琼仁波切生前法照

 

  顶礼原始祜主诸位吉祥上师尊!

 

  在这个五浊到处流布的黑暗时节,旧译派大圆满法正犹如皎洁的月光一样明亮。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更是耳闻目睹了不少伴随着成就征兆的事件:有些人成就了虹光身,有些人身体变得非常小,有些出现了很多的舍利子,有些则在圆寂的时候出现了很强烈的声响和虹光,还有很多之前就换好了衣服,沐浴了身体,在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和痛苦表现的情况下,很祥和安乐地圆寂了。

 

  在所有这些稀有的事件当中,堪布阿琼仁波切则没有留下一点儿的骨殖舍利,全部都化成了最细微尘,就是最为突出、最为殊胜的了。我就此事,在堪布仁波切的近侍跟前,进行了一番详细的探究。

 

  去年冬天,在我陪着法王如意宝住在成都的时候,听到了这个消息,等我回到喇荣的时候,也看到了几个近侍所撰写的虹化过程,感到这真是非常神奇、非常稀有难得!但是同时,心中也出现了“如否会出现一切夸大的说法呢?”这样的想法,应当对这个事情进行一下考察和确认,我就这样做出了决定。

 

  但是因为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这个探究的行动也就拖了好几个月,直到今年的五月二十一日,才抵达了新龙阿色的娄茂寺。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二日的中午十一点钟的时候,来到了堪布阿琼仁波切示修行的地方。

 

  那个地方,距离娄茂寺,差不多一里路的路程,是一个有着三间房子的破旧的木屋。右边的房子,就是堪布阿琼仁波切九年来一直修行、最后圆寂的地方;中间的房子,就是师徒们的餐厅,喝茶吃饭的地方;左边的房子,就是三个近侍住的了。

 

  在这三个房子的后面,还有一个小屋,那就是堪布阿琼仁波切的侄子,次成嘉措,或者叫做奥蒂的住处了。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之前曾经在大成就自在者龙多加村,或者称作堪布阿秋仁波切跟前,听闻并且实修过心的引导,后来就在九年的时间里,一直担任阿琼仁波切的近侍,并且从来没有间断过实修。当地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修行人。那天,只有他一个人在,其他三个近侍都没有在。在我的询问下,次成嘉措非常耐心详细地对我进行了解释。

 

  先简单介绍一下堪布阿琼仁波切的生平:仁波切于藏历土马年四月的上弦日出生在新龙的娄茂绕,父亲是阿泰,母亲是嘎嘎。大成就者加瓦香球和措普多杰杜度都授记仁波切将来一定能够利益佛教和众生。措普巴还给仁波切赐名为却英绒桌。

 

  仁波切七岁开始学习读写,十四岁开始进入娄茂寺学习《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功德宝藏论释》、《生起次第双运穗》、《秘密宁提》、《律经》、《中观》等经论。二十岁的时候接受了近圆戒后,就去了根本寺庙色拉寺,在那里学习精通了五部大论。

 

  二十六岁的时候,仁波切在杜降仁波切吉扎益西多杰跟前,听闻了共同的灌顶和口诀,尤其是大圆满口诀,并且毫不放松地进行了实修。之后仁波切就返回了家乡的娄茂寺,担任了寺院佛学院的堪布。

 

  在文 化 大 革命等艰苦的时节,仁波切也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苦难,但是仍然没有松懈地精进修行着。

 

  堪布阿琼仁波切已经证得了不共的成就,房屋等可以毫无障碍地穿过。藏历木狗年四月的一天,娄茂绕寺的扎巴才旺瑞增、嘎登、陈莱,以及杂考过来的制陶夫妇二人等,把仁波切的房门从外面锁上了,然后大家就去工作了。但是当大家收工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仁波切正在房子外面转经!大家都感觉到非常奇怪,就问堪布仁波切:“你是从哪里出来的?”仁波切回答说:“从门里面出来的,不是从门里面出来,还能从哪里出来呢?!”可是大家一起看的时候,门还是锁得好好的,就连窗子也关得好好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松动的迹象,大家都非常惊讶。

 

  藏历水蛇年,有多次堪布仁波切都在很长的时间里坐着,也不知道是入定还是昏迷了。为此,洛绒年昭和次成嘉措就专程到堪布阿秋仁波切那里去请教。阿秋仁波切说:“那是仁波切正处于大圆满的实修状态中,并不是昏迷,包括我的上师阿瑞仁波切在内,很多实修大圆满的上师,都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形,真是令人惊叹啊!”另外还有很多稀有的事迹,在这里就不多写了。如果像详细了解的话,请参见仁波切的传记。

 

  在堪布阿琼仁波切生命最后的阶段,藏历土虎年七月上弦日,仁波切的卧室附近出现了很多的罕见异兆:很多当地人都看见了堪布仁波切房子两边,都有五彩的虹光直直地冲上了天空;都听到了女子悦耳动听的歌声,在外面听的话,好像是在堪布仁波切的房子里面,在房子里面听的话,有好像是在屋顶的上空,歌声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在堪布仁波切的房间里面,还出现了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小鸟,也不怕人,一直呆了七天的时间。等等。

 

  次成嘉措说:“有一个阶段,堪布仁波切的执著心表现得非常微小,不管你和他说什么,他都只是按照你的话语去做。比方说,当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问我们‘我上完厕所了吗?’,如果我们说‘没有’,他就会再去一次;如果我们说‘上完了’,哪怕他实际上并没有上过,听了这个话语,他也是不会去厕所的。”

 

  “有一次下雪了,我们房子前面的石头台阶变得很难走,我们担心堪布仁波切的身体,就对仁波切说‘厕所已经去过了’,而堪布仁波切也就和真的去过厕所一样,也就不需要去了。一连三天,都是如此,而堪布仁波切也没有表现出来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有时候就算是已经吃过饭了,当堪布仁波切问‘吃过饭了吗?’,只要我们说‘没有吃过’,仁波切也就可以再吃一顿饭;如果我们说‘吃过了’,仁波切真的也就不吃了,只是考虑到不能中断了上师仁波切的饮食,因此我们也就没有真的这么做。”

 

  最后堪布仁波切圆寂的时候,那是藏历七月初七,下午两点左右,堪布仁波切没有任何身体的不适,手中还拿着念珠正在念诵六字大明咒,就这么地圆寂了。当天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我们给堪布仁波切脱下平日的衣服,换上了法衣,惊讶地发现,仁波切身上竟然一个皱纹都没有了!肤色变色白里透红,非常有光泽,简直就和孩童的肤质一样,并且整个身体还在不断地变小着,真是非常神奇。

 

  我当时就说:“堪布仁波切的身体变小了。”洛绒年昭接过话说:“肯定变小啊,仁波切的身体不变小,谁的身体能变小。”我们当时因为上师圆寂的悲伤心态,一个个都忘记了把仁波切的身体变化照张相,那肯定是最为稀有难得的了。

 

  第二天,为了佛前供灯,我就进去了堪布仁波切的房间,发现法衣下面的身体,很明显地又变小了。从那之后,每天都是我进去那个房间去供灯,每天都能看到堪布仁波切的身体又变小了一些。

 

  我们这些人不知道后面应当怎么办,就专程赶到亚青的堪布阿秋仁波切跟前请教,仁波切说:“一定要保密七天,在此期间,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尤其是那些违犯了三昧耶誓言的人,更是碰都不能碰。”

 

  从那之后,我们就只能看见法衣一天天地皱缩、塌陷了,到了第六天的时候,我们都觉察不到法衣下面是否还有堪布仁波切的身体存在,我就对其他几个人说:“堪布仁波切的身体应当快没有了,即使还有,也不会大过老鼠那么大小。”洛绒年昭用手指指着盐碟子说,“应当比这个还要小点儿吧。”

 

  等到第八天的时候,洛绒年昭、索南加措、仁钦才仁等三个近侍,以及堪布仁波切亲近的老人贡绒郎加、一个在学习读写的孩子,和我总共六个人,一起进了堪布仁波切的房间,揭开法衣一看,在床榻上面,连头发指甲都没有留下,空空如也,大家全部都震惊了!

 

  先前堪布仁波切圆寂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很难过了,这下子连作为信心所依的身体骨殖丁点儿都没有了,就好像珍贵的宝物从手中丢失了一样,所有人都悲从心来,就在仁波切的房子里,卧榻跟前,整整痛哭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时候,我们想到:上师圆寂的情况,给别人都没有说,这下子仁波切踪影全无,这可该怎么对别人说啊!如果说上师圆寂了,那么圆寂后的骨殖在哪里呢?如果说上师的身体全部都变成了虹光,什么都没有留下,别人会信吗?大家又会怎么说!可是如果不说仁波切成就了虹光身,那么人到底去哪儿了呢?我们大家全部都被这个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来,什么都干不了。

 

  就是现在,有一些人也说:“成就了虹光身。”到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关于堪布阿琼仁波切的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的。别的什么人也许是看到了五彩的虹光,但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般来说,上师成就了虹光身,是应当高兴的。他们因为对上师具有真佛一样坚定的信心,因此在上师成就虹光身的时候,就没有比这个虹化更加稀有的事情了,对他们来说,所有那些稀有的事情,其实都算不上什么。

 

  因此,其他的上师都留下了身体的骨殖、舍利子等,我们也应当为了纪念上师,修建一个信心的所依,也是能够让别的人能够进行顶礼供养的所依,这样大家也都会满意了吧?

 

  以上次成加措的说法,和当地人的说法,完全都能够吻合,因此都属于真实言语,并没有任何的不实夸大。

 

  关于这件事情,我也到堪布阿秋仁波切那里进行了核实,我问仁波切说:“堪布阿琼仁波切虹化的这件事情,是真的吗?”“他的近侍曾经到你这里请教,是真的吗?”

 

  堪布阿秋仁波切证实说:“堪布阿琼仁波切虹化是真的,在仁波切圆寂后的第四天,也来了几个近侍到我这里,对我说上师的身体天天都在变小,还问我如果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的话,应当怎么办?我就对他们说‘上师都成就虹身了,应该是高兴的事情,还担心什么呢!’并且我还告诉他们,可以用上师住处的土石修建一个佛塔,以作为信众供养的所依,这也会具有很大的加持力。我也让他们不要对别人说堪布虹化的事情。”

 

  当地人所见到的景象:诺布卓玛母子五人看到,从堪布仁波切卧室的房顶上,有五彩的虹光薄博地直冲天空,之后很多人也都看见了同样的异兆,他们都以为是目前还在印度的大活佛吉美就要回来的征兆呢!

 

  在寺庙中游戏的很多人,都看见从堪布房间的左右两旁,出现了细长的彩虹条索,一直通到了天空中。

 

  另外还有很多人在很多天内一直看到堪布仁波切的房顶上空,始终聚集着各种虹彩,有时候还会遍布整个天空。

 

  而且,甘孜方向的人们,也看到堪布仁波切的这个方向,一直都覆盖着五彩的虹光。

 

  虽然次成加措说自己没有看到彩虹,但是距离稍微远一些的很多人,却都看到了五彩虹光。

 

  后来到了六月二十四日的时候,我遇到了洛绒年昭等其他几个近侍,经过详细的询问后,发现他们所说的情况和次成加措所说的完全吻合。之后我也像很多了解此事的人进行了核实,前前后后都没有发现任何虚假不实的地方。

 

  尤其是堪布阿秋仁波切是次成加措的大圆满法的金刚上师,更加不可能去欺骗上师了。尤其是他们还在加旺一切智、法王如意宝跟前,呈上了记录整个经过的文字,他们也不会胆大到去欺骗这些大师的地步,这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总的来说,旧译派大圆满法的行者当中,曾经出现了很多成就虹光身的人,因此也就不可能不出现新的虹光成就者。并且,像次成加措等都是具有很大信心的很好的修行人,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用上师的骨殖去修建佛塔,而是放入水中漂走,或者埋入地下深藏,把没有成就虹光身的上师说成是虹光身成就了,并且还要去欺骗那些善巧大成就者?他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恶行的。

 

  因此,我的结论就是:堪布阿琼仁波切,就是和以前的大成就自在者白玛杜度一样,没有留下任何头发指甲地成就虹光身了。

 

  以上文字,乃是藏历土兔年仲夏,慈诚罗珠本着公正之心写于色达喇荣。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